枫叶如丹
来源:www.mi168.com 时间::2016-01-26 19:48:10
枫叶如丹

枫叶如丹

春天,绿的世界。秋天,丹的天地。

绿,是播种者的颜色,是开拓者的颜色。人们说它是希望,是青春,是生命。这是至理名言。

到夏季,绿的更浓,更深,更密。生命在充实,在丰富。生命,在蝉鸣蛙噪中翕动,在炽热和郁闷中成长,在暴风骤雨中经受考验。

于是,凉风起了,秋天到了。万山红遍,枫叶如丹。丹是成熟的颜色,是果实的颜色,是收获者的颜色,又是孕育着新的生命的颜色。

撒种,发芽,吐叶,开花,结实。

孕育,诞生,长大,挫折,成熟。

天地万物,人间万事,无一不贯穿这个共同的过程。而且,自然与人世,处处相通。

今年五月,我曾访问澳大利亚。五月在南半球,正是深秋。草木,是金黄色的;树林,是金黄色的。

一天,我在新南威尔士州青山山谷一位陶瓷美术家R先生家做客。到时天色已晚,看不清周遭景色,仿佛是一座林中木屋。次日清晨起床,整个青山全在静憩中。走到院子里,迎面是株枫树,红艳艳的枫树,挂满一树,铺满一地。

我回屋取了相机,把镜头试了又试,总觉得缺少些什么。若是画家,会描出一幅绚烂的油画。可我有不是。再望望那株枫树,竟如一位凄苦的老人在晨风中垂头无语。

这时,木屋门开了,一个八九岁的女孩蹦了出来,她是R先生的外孙女莉贝卡,他们全家的宝贝。小莉贝卡见我凝视着枫树,就跑到树下,捡起两片红叶,来回地跳跃,哼着只有她自己懂的曲调。

最初的一缕朝阳投进山谷,照到红艳艳的枫叶上,照到莉贝卡金色的头发上。就在这一刹那间,我按动快门,留下一张自己很满意、朋友们也喜欢的照片。后来有位澳大利亚朋友为那张照片起了个题目:秋之生命。

也就在这一刹那间,我恍然明白:枫叶如丹,也许由于有跳跃的、欢乐的生命,也许它本身正是有丰富内涵的生命,才更使人感到真、善、美,感到它的真正价值,而且感受的那么真切。北京香山红叶,自然能使人心旷神怡;若是没有那满山流水般的游人,没有树林中鸣声上下的小鸟,也许又会使人感到寂寞了。

枫叶如丹,显示着长久的生命力。“霜叶红于二月花”,经历了这个境界,才是真正的成熟,真正的美。

枫叶如丹

枫叶如丹

春天,绿的世界。秋天,丹的天地。

绿,是播种者的颜色,是开拓者的颜色。人们说它是希望,是青春,是生命。这是至理名言。

到夏季,绿的更浓,更深,更密。生命在充实,在丰富。生命,在蝉鸣蛙噪中翕动,在炽热和郁闷中成长,在暴风骤雨中经受考验。

于是,凉风起了,秋天到了。万山红遍,枫叶如丹。丹是成熟的颜色,是果实的颜色,是收获者的颜色,又是孕育着新的生命的颜色。

撒种,发芽,吐叶,开花,结实。

孕育,诞生,长大,挫折,成熟。

天地万物,人间万事,无一不贯穿这个共同的过程。而且,自然与人世,处处相通。

今年五月,我曾访问澳大利亚。五月在南半球,正是深秋。草木,是金黄色的;树林,是金黄色的。

一天,我在新南威尔士州青山山谷一位陶瓷美术家R先生家做客。到时天色已晚,看不清周遭景色,仿佛是一座林中木屋。次日清晨起床,整个青山全在静憩中。走到院子里,迎面是株枫树,红艳艳的枫树,挂满一树,铺满一地。

我回屋取了相机,把镜头试了又试,总觉得缺少些什么。若是画家,会描出一幅绚烂的油画。可我有不是。再望望那株枫树,竟如一位凄苦的老人在晨风中垂头无语。

这时,木屋门开了,一个八九岁的女孩蹦了出来,她是R先生的外孙女莉贝卡,他们全家的宝贝。小莉贝卡见我凝视着枫树,就跑到树下,捡起两片红叶,来回地跳跃,哼着只有她自己懂的曲调。

最初的一缕朝阳投进山谷,照到红艳艳的枫叶上,照到莉贝卡金色的头发上。就在这一刹那间,我按动快门,留下一张自己很满意、朋友们也喜欢的照片。后来有位澳大利亚朋友为那张照片起了个题目:秋之生命。

也就在这一刹那间,我恍然明白:枫叶如丹,也许由于有跳跃的、欢乐的生命,也许它本身正是有丰富内涵的生命,才更使人感到真、善、美,感到它的真正价值,而且感受的那么真切。北京香山红叶,自然能使人心旷神怡;若是没有那满山流水般的游人,没有树林中鸣声上下的小鸟,也许又会使人感到寂寞了。

枫叶如丹,显示着长久的生命力。“霜叶红于二月花”,经历了这个境界,才是真正的成熟,真正的美。

枫叶如丹(转载)

枫 叶 如 丹

春天,绿的世界。秋天,丹的大地。

绿,是播种者的颜色,是开拓者的颜色。人们说它是希望,是青春,是生命。这是至理名言。

到夏季,绿得更浓,更深,更密。生命在充实,在丰富。生命,在蝉鸣蛙噪中 动,在炽热和郁闷中成长,在暴风骤雨中经受考验。

于是,凉风起来时,秋天到了。万山红遍,枫叶如丹。丹,是成熟的颜色,是果实的颜色,是收获者的颜色,又是孕育着新的生命的颜色。

播种,发芽,吐叶,开花,结实。

孕育,诞生,长大,挫折,成熟。

天地万物,人间万事无一不贯穿这个共同的过程。而且,自然与人世,处处相通。

今年五月,曾访问澳大利亚。5月在南半球,正是深秋。草木,是金黄色的;树林,是金黄色的。

南威尔士洲青山山谷一位陶瓷美术家R先生家作客。那时天色已晚,看不清周遭景色,仿佛是一座林中木屋。次日清晨起来,整个青山全在静 中。走到院中,迎面是株枫树,红艳艳的枫叶,挂满一树,铺满一地。

我回屋取了相机,把镜头试了又试,总是觉得缺少什么。若是画家,会描出一幅绚烂的油画,可我有不是。在望望那株枫树,竟如一位凄苦的老人在晨风中垂头无语。

这时,木屋门开了,一个八九岁的女孩蹦了出来。她是R先生的外孙女莉贝卡,他们全家的宝贝。小莉贝卡见我凝视着枫树,就跑到树下,捡起两片红叶,来回的跳跃,哼着只有她自己懂得曲调。

最初的一缕朝阳投进山谷,照到红艳艳的枫树上,照到莉贝卡金色的头发上。就在这一刹那间,我 动快门,留下一张自己很满意,朋友们也都喜欢的照片。后来有位澳大利亚朋友为那张照片起了个题目:秋之生命。

也就在这一刹那间,我恍然明白:枫叶如丹,也许由于有着跳跃的、欢乐的生命,也许它本身正是有丰富内涵的生命,才更使人感到真、善、美,感到它的真正价值,而且感受的那么真切。北京香山红叶,自然能使人心旷神怡;若是没有那满山流水般的游人,没有树林中鸣声上下的小鸟,也许又会使人感到寂寞了。

枫叶如丹,显示着长久的生命力。“霜叶红于二月花”经历了这个境界,才是真正的成熟,真正的美。

枫叶如丹

春天,绿的世界。秋天,丹的天地。

绿,是播种者的颜色,是开拓者的颜色。人们说它是希望,是青春,是生命。这是至理名言。

到夏季,绿得更浓,更深,更密。生命在充实,在丰富。生命,在蝉鸣蛙噪中翕动,在炽热和郁闷中成长,在暴风骤雨中经受考验。

于是,凉风起了,秋天到了。万山红遍,枫叶如丹,丹,是成熟的颜色,是果实的颜色,是收获者的颜色,又是孕育着新的生命的颜色。

撒种,发芽,吐叶,开花,结实。

孕育,诞生,长大,挫折,成熟。

天地万物,人间万事,无一不贯穿这个共同的过程。而且,自然与人世,处处相通。

今年五月,曾访问澳大利亚。五月在南半球,正是深秋。草木,是金黄色的;树林,是金黄色的。

一天,在新南威尔士州青山山谷一位陶瓷美术家R先生家作客。到时天色已晚,看不清周遭景色,仿佛是一座林中木屋。次日清晨起床,整个青山全在静憩中。走到院里,迎面是株枫树,红艳艳的枫叶,挂满一树,铺满一地。

我回屋取了相机,把镜头试了又试,总觉得缺少些什么。若是画家,会描出一幅绚烂的油画。可我又不是。再望望那株枫树,竟如一位凄苦的老人在晨风中垂头无语。

这时,木屋门开了,一个八九岁的女孩蹦了出来。她是R先生的外孙女莉贝卡,他们全家的宝贝。小莉贝卡见我凝视着枫树,就跑到树下,捡起两片红叶,来回地跳跃,哼着只有她自己懂的曲调。

最初的一缕朝阳投进山谷,照到红艳艳的枫叶上,照到莉贝卡金色的头发上。就在这一刹那间,我按动快门,留下一张自己很满意、朋友们也都很喜欢的照片。后来有位澳大利亚朋友为那张照片起了个题目:秋之生命。

也就在这一刹那间,我恍然明白:枫叶如丹,也许由于有跳跃的、欢乐的生命,也许它本身正是有丰富内涵的生命,才更使人感到真、善、美,感到它的真正价值,而且感受得那么真切。北京香山红叶,自然能使人心旷神怡;若是没有那满山流水般的游人,没有那树林中鸣声上下的小鸟,也许又会使人感到寂寞了。

枫叶如丹,显示着长久的生命。“霜叶红于二月花”,经历了这个境界才是真正的成熟,真正的美。

枫叶如丹(转载)

春天,绿的世界。秋天,丹的世界。

绿,是播种者的颜色,是开拓者的颜色。人们说它是希望,是青春,是生命。这是至理名言。

到夏季,绿得更浓,更深,更密。生命在充实,在丰富。生命,在蝉鸣蛙噪中翕动,在炽热和郁闷中成长,在暴风骤雨中经受考验。

于是,凉风起天末,秋天来了。万山红遍,枫叶如丹。落木萧萧,赤城霞起。丹,是成熟的颜色,是果实的颜色,是收获者的颜色,又是孕育着新的生命的颜色。

撒种,发芽,吐叶,开花,结实。

孕育,诞生,长大,挫折,成熟。

天地万物,人间万事,无一不是贯穿这个共同的过程。而且,自然与人世,处处相通。

今年五月,曾访问澳大利亚。五月在南半球,正是深秋。草木,是金黄色的;树木,是金黄色的。

一天,在新南威士州青山山谷一位陶瓷美术家R先生家作客,到时天色已晚,看不清周遭景色,仿佛是一座林中木屋。次日清晨起床,整个青山全在静憩中。走到院里,迎面是株枫树,红艳艳的枫叶,挂满一树,铺满一地。

我回屋取了相机,把镜头试了又试,总觉得缺少些什么。若是画家,会描出一幅绚烂的油画。可我又不是。再望望那株枫树,竟如一位凄苦的老人在晨风中低头无语。

这时,木屋门开了,一个八九岁的女孩蹦了出来。她是R先生的外孙女莉贝卡,他们全家的宝贝疙疸。小莉贝卡见我凝视着枫树,就跑到树下,拾起两片红叶,来回地跳跃,哼着只有她自己懂的曲调。

最初的一缕朝阳投进山谷,照到红艳艳的枫叶上,照到莉贝卡金色的头发上。就在这一刹那间,我揿动快门,留下一张自己很满意、朋友们也都喜欢的照片。后来有位澳大利亚朋友为那张照片起了个题目:秋之生命。

也就在这一刹那间,我恍然明白:枫叶如丹,也许由于有跳跃的、欢乐的生命,也许它本身正是有丰富内涵的生命,才更使人感到真、善、美,感到它的真正价值,而且感受得那么真切。北京香山红叶(是黄栌树,并非枫树),自然能使人心旷神怡;若是没有那满山流水般的游人,没有树林中鸣声上下的小鸟,也许又会使人感到寂寞了。

于是,又想起20年前曾游南京栖霞山。栖霞红叶,也是金陵一景。去时虽为十月下旬,枫叶也密布枝头,但那红色却缺少光泽,显得有点黯淡。我不无扫兴地说:“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南京友人摇摇头,说再迟十天半月,打上一层霜,就自不同了。问怎么个不同法,他说经过风霜,红叶就显得有光泽,有精神。

不经风霜,红叶就没有光泽和精神,恐怕不只是从文学家的眼睛看,也还有点哲理蕴味在。难怪栖霞山下大殿里一副楹联有云:“风霜红叶径,数江南四百八十寺,无此秋山。”这半副楹联,让我记到如今。

枫叶如丹,不正是它同风霜搏斗的战绩,不正是它的斑斑血痕吗?

“霜叶红于二月花”,经历了这个境界,才是真正的成熟,真正的美。

愿丹的颜色,丹的真、善、美,长驻心头

不经风霜,红叶就没有光泽和精神,恐怕不只是从文学家的眼睛看,也还有点哲理蕴味在。难怪栖霞山下大殿里一副楹联有云:“风霜红叶径,数江南四百八十寺,无此秋山。”这半副楹联,让我记到如今。

枫叶如丹,不正是它同风霜搏斗的战绩,不正是它的斑斑血痕吗?

“霜叶红于二月花”,经历了这个境界,才是真正的成熟,真正的美

日记2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