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www.mi168.com 时间::2015-04-23 20:55:18
路(转载)

路在增宽

却仍然拥挤不堪

路在增多

却不知哪条路有尽头

路在变好

却不在哪条路顺畅

路在加固

却不知哪条路没有坎坷

路的实施在改变

却不知哪条路没有事故和伤亡

不想上路

可有必须上

从你起床去工作就是上路

你不到那里去挤

就无法生存

不管路上有多少车和人

我都要上路

不管前面的路是平坦还是坎坷

我都要上路

不管路是弯是曲

我都要前行

不管前面碰到的是什么

我都要走

只要我走

一切都会走过去

只要我走

我会离我的目标越近

只要我走

我就能成功的走到我的目的地

生命总有彷徨(转载)

找不到温暖的阳光(一点挫折就有泪光)

不要彻底悲伤

因为我还有希望(阳光将眼泪释放)

就算曾经受伤

也挡不住我的光芒(也可以把光芒释放)

推倒阴暗城墙

开一扇明亮的窗(看见耀眼的太阳)

不管昨天今天明天后天我都不怕有谁阻挡

无论失败成功跌到碰撞我还是那微笑的样

我们都有双翅膀

带我们去闯

再远的路也不会漫长

目标是最好导航

给我们方向

再多的路也不会迷茫

我就要很high地唱

给你们力量

成功就不再只是幻想

不忘国耻,振兴中华演讲稿(转载)

老师们、同学们:

我演讲的题目叫《不忘国耻,振兴中华》

同学们,想必你们都知道1860年10月6日英法联军闯入北京圆明园的事件吧!他们把圆明园内凡是能拿走的,统统掠走;拿不动,的就用牲口搬运;是在运不走的,的就任意破坏。最可恶的是在10月18日和19日他们为了销毁证据,竟放火烧了圆明园。这一艺术瑰宝、建筑艺术的精华,就化成一片灰烬。现在给我们留下的只是几根孤零零的柱子和无尽的遗憾与愤怒。

在1931年9月18日,日本关东军制造“柳条湖事件”,也就是九·一八事变。让全国人民陷入了深深的苦难。1931年9月18日至25日一周内,关东军占领辽宁、吉林两省的30座城市,并完全控制了12条铁路线。

日军控制的铁路除南满、安奉两路外,对北(平)宁(沈阳)、中东(由哈尔滨西至满洲里东至绥芬河南至长春)、沈(阳)海(龙)、四(平)洮(安)、吉(林)长(春)、吉(林)敦(化)、大(虎山)通(辽)、洮(安)昂(昂溪)、吉(林)海(龙)、营(口)沟(帮子)各线也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控制。

沈阳是我国的军事基地,就在半天不到的时间就占领了。不是他们攻打占领的,而是我们自己拱手相让给他们的。在这里我们就看出了当时我们中华是多么的懦弱呀,手无扶鸡之力。

在1840年6月英国发动鸦片战争,1841年1月英军就侵占了香港岛。

看过《南京大屠杀》这本书和电影的同学,一定难以忘记日本人的凶残。他们杀害了将近30多万人,老人、妇女、儿童一个都不放过。日本人还举行杀人比赛,看谁杀的多。在电影里面说他们是禽兽,这些事是只有禽兽才能干出来的。

外国侵略者给我们留下的痛苦,深深的刻在我们的心里。日本人到现在都没有死心,一直都还想着侵略中国。原来的日本首相小泉,去参见敬过神社后,多个国家表示不满。我感觉他根本看不起我们中国人,迟早有一天我们会让他刮目相看。现在中国的科技是愈来愈发达,“神州五号”、“神州六号”等都相继飞上了太空,我相信以后的中国肯定会更发达。同学们,我们是21世纪新的栋梁,祖国新的花朵,我们一定要努力学习,让祖国更加美好。“勿忘国耻,振兴中华!”让这句话记在我们的心里,永不忘记,激励我们奋发图强。

我的演讲完毕,谢谢大家!

话说海贼王(转载)

对于我这样的中学生,喜欢看“海贼王 ”这部动画片的人必定很少吧,一定觉得我幼稚,虽然我知道很幼稚,但我确实喜欢这部动画片,当我看到“橡皮人 ”路飞的时候,我就有满肚子的激动和兴奋。

先来说下主角吧。蒙其·D·路飞,特徵 :天真,戴草帽,战斗时草帽拿下来,左眼下方的疤痕(小时候为了证明自己拥有做海贼的勇气自己划的)大大的嘴始终展现著灿烂的笑容、好吃、白痴、讲义气,爱好:大脑混乱,酷爱机器、激光等高科技产品,总想要一个自己的铜像……喜欢的食物:肉、以及所有能吃的东西,悬赏金:3千万(鱼人阿龙事件)→1亿(阿拉巴斯坦事件)→3亿(司法岛事件) 恶魔果实:橡皮果实。

剑士:罗罗诺亚·索隆,路飞船上的第二人员,悬赏:6千万(阿拉巴斯坦事件)→1亿2000万(司法岛事件),特徵:绿色头发,左耳戴三只黄色露珠耳环,绿色的腰带 ,腰带上佩三把刀,左臂绑著黑色的头巾(戴上意味著索隆认真作战,战斗力剧增。看上去是绿色的,其实是黑色的。超级路痴、讲义气 、愿为朋友而死。目标:成为世界第一的大剑豪!让自己的名字响彻天堂!

航海士:娜美,路飞船上的第三人员,悬赏:1600万(司法岛事件),特徵:极好的身材,左臂有风车和橘子样的纹身,爱钱和橘子如命!(提到宝藏的时候眼睛就会变成$ $)爱好:只要跟钱有关的都喜欢,橘子,风车目标:自己绘出最准确的世界地图。

狙击手:乌索普,路飞船上的第四人员,悬赏:3000万(司法岛事件),爱好:发明各种东西、制造武器,特徵:继承母亲的长鼻子,格子头巾,护目镜,百宝袋,胆小,目标:成为真正的海上勇敢战士。

(未完,待续)

理想(转载)作者:流沙河

理想是石,敲出星星之火;

理想是火,点燃熄灭的灯;

理想是灯,照亮夜行的路;

理想是路,引你走到黎明。

(理想是前进的方向)

饥寒的年代里,理想是温饱;

温饱的年代里,理想是文明。

离乱的年代里,理想是安定;

安定的年代里,理想是繁荣。

(理想具有时代性和层次性)

理想如珍珠,一颗缀连着一颗,

贯古今,串未来,莹莹光无尽。

美丽的珍珠链,历史的脊梁骨,

古照今,今照来,先辈照子孙。

(理想推动了社会的发展)

理想是罗盘,给船舶导引方向;

理想是船舶,载着你出海远行。

但理想有时候又是海天相吻的弧线,

可望不可即,折磨着你那进取的心。

(理想的实现是长期的、艰巨的)

理想使你微笑地观察着生活;

理想使你倔强地反抗着命运。

理想使你忘记鬓发早白;

理想使你头白仍然天真。

(理想给人以力量)

理想是闹钟,敲碎你的黄金梦;

理想是肥皂,洗濯你的自私心。

理想既是一种获得,

理想又是一种牺牲。

(理想能净化人的灵魂)

理想如果给你带来荣誉,

那只不过是它的副产品,

而更多的是带来被误解的寂寥,

寂寥里的欢笑,欢笑里的酸辛。

(理想也常遭人误解)

理想使忠厚者常遭不幸;

理想使不幸者绝处逢生。

平凡的人因有理想而伟大;

有理想者就是一个“大写的人”。

(理想对人生的意义)

世界上总有人抛弃了理想,

理想却从来不抛弃任何人。

给罪人新生,理想是还魂的仙草;

唤浪子回头,理想是慈爱的母亲。

(理想能引导浪子走上正轨)

理想被玷污了,不必怨恨,

那是妖魔在考验你的坚贞;

理想被扒窃了,不必哭泣,

快去找回来,以后要当心!

(理想能考验你的坚贞)

英雄失去理想,蜕作庸人,

可厌地夸耀着当年的功勋;

庸人失去理想,碌碌终生,

可笑地诅咒着眼前的环境。

(理想对人生的重要)

理想开花,桃李要结甜果;

理想抽芽,榆杨会有浓阴。

请乘理想之马,挥鞭从此起程,

路上春色正好,天上太阳正晴。

(鼓舞人们树立美好的理想)

图兰朵(转载)

<人 物 表>

图兰朵:冷面公主,独身美人

无名氏:没落王孙,孤岛隐士

柳 儿:无名氏的烧火丫头

皇 帝:图兰朵的慈父懒爹

侏 儒:太监

金陵公子、沙漠怪客:揭榜求婚者

刽子手、宫娥、卫士

--序 幕--

旁白:香国公主图兰朵,艳若桃李,冷若冰霜。王孙公子凤求凰,观之如醉,爱美若狂。独身女子铁心肠,三道难题考驸马,一把屠刀闪寒光。

(图兰朵背立于舞台中央,六人舞。)

--第一幕--

(侏儒上。)

侏 儒:公主,公主,昨儿个皇上跟您说的招驸马的事儿,您有对策了吗?

图兰朵:你慌什么?(缓缓转身。)我自有对策。

外 声:皇上驾到!

(皇帝上,二卫士随,于一边站定,图兰朵、侏儒趋前迎接。)

皇 帝:乖女儿,昨日父王所提招驸马之事,你考虑得如何了?

图兰朵:父王,这事女儿自有主意。

(图兰朵向皇帝耳语,皇帝听后大惊失色,后退一步。)

皇 帝:图兰朵,从古至今,只有三篇文章点状元,三杯御酒宴琼林,三日游街招东床,哪有三道难题,一把屠刀考驸马的道理?

图兰朵:女儿偏要反其道而行之,试上一试又何妨?

皇 帝:试不得。

图兰朵:试得!(坚决地)

皇 帝:试不得!

图兰朵:(撒娇)试得,试得。

皇 帝:(无可奈何)是,试得,试得!图兰朵,都是父王把你惯坏了。

图兰朵:(得意地)谢父王。

皇 帝:哎,随你去吧!(下,二卫士随。)

(图兰朵环视四周,甚为得意。)

侏 儒:(见皇帝下,立即上前。)哎呀,公主,妙啊!

图兰朵:妙还不快去办!

侏 儒:是。

(侏儒从二幕下,音乐起。)

图兰朵:我图兰朵自幼长在深宫,最厌须眉浊物。(转身,走向高台。)美丽如我,岂可嫁于纨绔膏粱?(宫娥扶上高台。)如今设下难题,备好屠刀,杀一儆百,看谁自不量力,敢来求婚!(拂袖,入座)

侏 儒:启禀公主!(从一幕上,至公主前站定行礼。)启秉公主,现有金陵公子、沙漠怪客揭榜求婚,殿外侯旨。

图兰朵:真有不怕死之人。先把金陵公子宣进来。

侏 儒:是!(行至台前。)宣金陵公子上殿啦!(退至公主身旁。)

金陵公子:(摇扇出。)我金陵公子出身名门旺族。今朝城外见得公主画像,貌若天仙。凭我一表人才、风流倜傥,赢得公主芳心,定非难事。(立于台侧,得意状。)

沙漠怪客:(提刀出。)想我沙漠怪客,武功独步天下。今日要夺得驸马之位,实为易如反掌。(欲入宫,撞见金陵公子。)

金陵公子:(不屑地)山林野夫。

沙漠怪客:(亦不屑)纨绔子弟。

(二人拉开架式。侏儒听得动静,急出。)

侏 儒:住手!

(二人收手。)

侏 儒:(不屑地打量二人一下。)金陵公子,随我进来。

(金陵公子随侏儒入,沙漠怪客退。)

金陵公子:参见公主。(抬头偷视图兰朵)

侏 儒:(喝)低头!

图兰朵:(掩鼻)一股浊气,叫人恶心,快拿香罗遮面旗来,遮去他的臭味。

(两宫女展开香罗遮面旗,驱赶金陵公子往下远跪。)

图兰朵:你来自何处?

金陵公子:龙盘虎踞之地,公侯将相之家。

图兰朵:膏粱纨绔,只会斗鸡走狗,你可敢应本公主我的三道考题?

金陵公子:请问公主,怎样考法?

图兰朵:第一考你臂力如何?

金陵公子:我力举千钧!

图兰朵:第二考你智商怎样?

金陵公子:我智赛诸葛!

图兰朵:第三考你武艺高低。

金陵公子:同谁交手?

图兰朵:你敢和公主我比武较量吗?

金陵公子:这……(冷笑)自古男不与女斗,今天就破例一次。

图兰朵:放肆!骄兵必败,败则杀头!难道你不怕死?

金陵公子:死……(狂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图兰朵:大胆!狂妄之徒,今天我一定要叫你死在头道难题之下。(向内示意。)

金陵公子:闲话少说,快请出题。

(二卫士抬巨石出。)

图兰朵:你要是能双手举起这块巨石,绕场一周,就算你攻下第一道难关!

金陵公子:公主刁难,但在下知难而上。

(金陵公子蹲身举石,巨石纹丝不动。金陵公子运气使力,勉强举起巨石,刚刚过膝,力乏石落!)

侏 儒:绑了!

(二卫士上,按住金陵公子。)

金陵公子(挣扎):公主!公主饶命啊!公主手下留情啊!

(二卫士押金陵公子下。沙漠怪客上。)

沙漠怪客:没用的懦夫!过此关非我莫属!

图兰朵:是谁口出狂言?

沙漠怪客:丝绸路上来的沙漠怪客!

图兰朵:你敢举起这块巨石吗?

沙漠怪客:轻而易举。(双手托起巨石,绕场一周,三声狂笑。)

图兰朵:哼,恐怕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沙漠怪客:丝绸路上人杰地灵,人人都是智勇双全。

图兰朵:你敢和公主我斗智吗?

沙漠怪客:奉陪到底,请出题!

图兰朵:你听准了,我坐在这宝座之上,看你用什么办法,能让我走下去。

沙漠怪客:这……

侏 儒:你听明白了,随你坑蒙拐骗,耍尽花招,只要能骗他下来,就算你攻破第二道难题。

沙漠怪客:这道题太难了,让我想一想。

图兰朵:不准拖延,我给你一柱香的时间,时间一到,你还不能调我下来,哼哼,你就死在这第二道难题之下吧!

沙漠怪客(思索片刻):哎呀,公主,请您先换方位,然后再来斗智。

侏 儒:为什么要换方位?

沙漠怪客:自古以来,男为乾,女为坤,乾在上,坤在下。请公主先换方位,以正乾坤,然后开始斗智,我再引您扶摇直上。

图兰朵:说的有理,先换方位。

沙漠怪客:(得意地)哈哈,我把她骗(见图兰朵未动,惊。)

图兰朵:你耍的是战国孙膑诈骗鬼谷之计,公主我熟读兵书,怎会上你的当?

侏 儒:时辰已到,绑了!(向内示意。)

(二卫士绑沙漠怪客下。)

沙漠怪客(挣扎):天哪,女人无情啊!

图兰朵:(冷傲地)怪只怪你们喜欢夸海口。

第二幕

旁 白::远离繁华喧嚣的京都皇城,千山万水之外,有一座静谧的小岛。这里鸟语花香,风景如画,无名氏和他的丫头小妹过着悠闲自在的幸福生活。

(幕启,无名氏伏案题诗。)

无名氏:花香无语心自在,斜眉倚窗影还来。假浮……(苦思状。突然有所思,喜。)假浮此身孤岛渡,终日与她共徘徊。(落款)无名氏。(取印章印之。写毕,走向花丛。弯腰摘下玫瑰,不慎被玫瑰刺刺伤手指。)玫瑰啊玫瑰,你越是有刺,我就越是喜欢你,你如果是香国公主,我便是花海驸马,爱河王子,情天奇侠。总有一天,我要让你的心暖化,让你也知我,解我,爱我这“花痴甲天下”。

(柳儿此刻上,手拿酒葫芦和画轴,左右盼顾。)

柳 儿:先生,酒买回来了。

无名氏(迎上来,关切状):柳儿,快坐下来休息,这岛上的事全靠你一个人,真是苦了你

了。

柳 儿(修剪花枝):不苦不苦,您这么一说,我心里好甜,再说,当初要不是您把我收留下来,带回岛上,我这个没爹没娘的穷丫头,现在还不知漂流在什么地方呢!

无名氏:柳儿,这是你我的缘分,当初萍水相逢,如今风雨同岛,情同手足,看你累的满头

大汗,来,先生替你打扇。

柳 儿:我的王孙老爷,别把烧火丫头折坏了。

无名氏:哎,不要叫我王孙,我只是个隐士,(小声地)不要向外张扬。记住,我是孤岛隐士,无名先生。

柳 儿:是。(顽皮一笑。)无名先生,(取酒)酒瘾……发了吧?

无名氏:酒?

(柳儿递上酒葫芦,无名氏接过饮之。柳儿看着无名氏,微微一笑,转身,看案上写好的诗稿,念之。)

柳 儿:假浮此生孤岛渡,终日与她共徘徊。好诗!

无名氏:啊!(饮酒毕)

柳 儿:好诗!好诗!

无名氏:好酒!好酒!

柳 儿:恭喜先生又做了一首好诗。

无名氏:就是葫芦太小,你怎么不多买几坛?

柳 儿:酒钱不够,我挪去买画了。

无名氏:画?

柳 儿:您不是最喜欢画儿吗?我给您捎回一张大美人图。

无名氏:仕女图!好极了,快让我先睹为快!

柳 儿:别忙,听说这是当朝公主的画像,比王昭君还美呢!

无名氏:谁比王昭君还美?

柳 儿:图兰朵!

无名氏:谁是图兰朵?

(柳儿向无名氏耳语。)

无名氏:啊呀,真是耸人听闻,世上真有这么冷酷的女人吗?

柳 儿:真的,有鼻子有眼儿的,您自己看嘛!

无名氏:这画带有血腥,不看也罢,拿去烧了吧!

柳 儿:烧?花那么多钱,跑那么多路,烧了太可惜了。先生,念在我这点辛苦,您也该给个面子,看了再说嘛!

无名氏:不看,不看。(转身走。)

柳 儿:先生,先生。

(无名氏停。)

柳 儿:一眼也行,你----看。

(柳儿展开画,无名氏转身看了一眼,不看则已,一看立即被吸引。)

无名氏:真是云中神、月里娥、天之骄、花之魔……图兰朵,图兰朵……

(音乐起,无名氏缓步接近画像,情不自禁抚摩画像,误认柳儿是图兰朵,拥之入怀。)

柳 儿(音乐停,轻唤):先生、先生。

无名氏(回神,发现是柳儿,急松开):柳儿?图兰朵、图兰朵在哪里?

柳 儿:图兰朵在京都皇城里。

无名氏:京都皇城!她在召唤我,图兰朵……图兰朵……(急下。)

柳 儿:先生、先生……一阵亲偎一阵暖,一股娇羞一股甜,一场误会一场梦,一片凄凉一片酸。(叹气)只怪我出身低贱,蓬头粗面,比不上公主文武双全,貌美天仙,先生对我恩重如山,可那冷面公主她……

(无名氏背行囊上。)

无名氏:柳儿,这岛上的花儿就托你一个人照管了,先生我要出门远行了。(一边收拾行囊,很匆忙的样子。)

柳 儿:您要到哪里去?

无名氏:赶赴京都,揭榜求婚!(欲下。)

柳 儿:(高声)您疯了?(无名氏停,转身。)不要命了?不能去啊!

无名氏:好柳儿,先生我去意已定。

柳 儿:(跪,拽无名氏衣角请求。)先生,都怪柳儿不该带回那催命的画,害得先生发疯送死,求求您,去不得啊!

无名氏:你快起来,先生不在,你要多保重,等着先生把公主带回来。(转身下。)

柳 儿:(悲伤地)先生……

第三幕

(皇帝率众卫士上。)

皇 帝:图兰朵任性乖张,无事生非。那日一时糊涂,在她草拟的榜文上盖了玉玺,近日来再三思量,屡觉不妥。听说昨日图兰朵已经害了两条性命,如此下去,后果必定不堪设想。不行,朕得去看看。来人哪!

众卫士:有!

皇 帝:摆驾御花园。

众卫士:是!

(皇帝率众卫士下。幕启,图兰朵立台中,二宫娥侍立两侧。侏儒上。)

侏 儒:启禀公主,有人揭了皇榜,直奔金殿,冒死求婚!

图兰朵:哦!我已经处置了两个废物,没想到还有第三个不怕死之人。好,宣!

侏 儒:是!(下。)

皇 帝:(画外音。)女儿呀,你口口声声藐视男子,其实是惧怕男子;折磨他们,其实是折磨自己。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切莫辜负了流年似水,美貌如花啊!

图兰朵:父王,女儿怎不想与意中人比翼双飞?(恨恨地)只可惜那些求婚人要么一身铜臭,要么满口狂言,女儿……女儿又怎能随便托付终生呢?世人只道我无情,谁解我心中的万千愁呀!

(侏儒上。)

侏 儒:启禀公主,无名氏带到。

图兰朵:宣。

侏 儒:是,宣无名氏入殿喽!

(刽子手领无名氏上。)

无名氏:想我凭一腔狂热来京城求婚,到了这森严宫墙内,我须戒狂躁、隐锋芒,探探她是否真的貌若天仙,心如蛇蝎。

刽子手:公主凤驾在此,还不跪下!

无名氏:(跪。)参见公主。

侏 儒:快拿香罗遮面旗来。

图兰朵:慢!(走下高台。)奇怪,这人好象没有男子的浊气。(低声命令)不用遮面旗,叫他抬起头来。

侏 儒:抬头!

(无名氏仰面,与图兰朵四目相视,二人均被对方深深吸引。)

无名氏:(起身,缓行。)这公主果然貌若天仙,她果真有蛇蝎一样的心肠吗?

图兰朵:(低语)好一个俊美男子,看他不卑不亢,不知他胸中可有真才能。

侏 儒:(轻唤)公主,公主!

图兰朵:(回过神来,扶侏儒手,回身走上高台入座。)我来问你,你家住何处?

无名氏:四海为家。

图兰朵:谁人后代?

无名氏:百姓后代。

图兰朵:哼!庶民百姓,还想与皇家联姻!

无名氏:呵呵呵!我虽是庶民,倒也与帝王沾点亲。

图兰朵:哦!什么王?

无名氏:盘古王。

图兰朵:什么帝?

无名氏:炎黄帝。

图兰朵:盘古炎黄!

无名氏:对,我是盘古老王后代,炎黄二帝子孙,说起来,跟公主几千年前还是一家呢!

图兰朵:(不屑地。)哼!你这笼统家谱,该从何时算起呀?

无名氏:从算时算起。

图兰朵:你究竟从何处飞来?

无名氏:从飞处飞来。

图兰朵:你既然满口禅语,就该削发出家,何必削尖脑袋钻到这里来求婚入赘?

无名氏:与其说我是来求婚入赘,不如说我是来接公主远行的。

图兰朵:什么?

无名氏:与其说是求婚姻,不如说是求共鸣。

图兰朵:共鸣何物?

无名氏:(高声)美!

图兰朵:美?我就是美,美就是我。不用你来共鸣。

无名氏:公主此言差矣&#0;&#0;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是外貌之美;龙楼凤阁,雕栏玉砌,是权势之美。然而,仁爱万物,情重千秋,是心灵之美;高山流水,清风明月,是自然之美。可惜公主养尊处优,作茧自缚,不识人之常情,物之野趣,实在是美中不足。公主如能兼而备之,从外貌美透心灵,放弃权势,回归自然,那才是至善至美呢!

图兰朵:(大笑)哈哈……言外之意,就是要公主我跟你远走高飞喽!真是异想天开,痴人说梦!

无名氏:公主说得不错,我是痴人,梦寐以求。唉!等到揭了皇榜,上了金殿,看到公主面若冰霜,心如铁石,威风凛凛,杀气腾腾,我才美梦初醒,不由得几分害怕,几分后悔了!

侏 儒:这儿不卖后悔药,来了就得过难关,过不了就得砍脑袋!

无名氏:皇榜不是说只考三道难题吗?我还不知道是作诗词,写八股,还是对楹联,猜灯谜?

侏 儒:(向图兰朵。)嘿,真是个书呆子,书呆子!

图兰朵:你听好了。第一道题,将巨石举过天灵盖。(示意,二卫士下。)第二道题嘛,我坐在这宝座上,看你用什么办法,让我走下去。

无名氏:请问巨石何在?

图兰朵:你看!

(卫士抬石上。)

无名氏:待我一观。(见石大惊)哎呀,我手无缚鸡之力,怎能将它举起;我胸无孙武兵法,韩信帅才,又怎能将公主你调下高台?这……这……也罢!悬崖勒马,迷途知返,请求公主放我一条生路。告辞了,告辞了。(作欲下状。)

图兰朵:(怒)站住!你真是白长了一副好模样。这里不是鸡声茅店,人迹板桥,随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刽子手:你冒犯公主尊严,来得就去不得了!(二卫士上前押住无名氏。)

无名氏:天啊,我不该不听那烧火丫头的话,今天果然落得这样的下场。

图兰朵:你说什么烧火丫头?

无名氏:这是我咎由自取,公主不问也罢。

图兰朵:我偏要问个明白,暂且松绑。(二卫士退。)

无名氏:我有个烧火丫头,对我关怀照顾,无微不至,与我情同兄妹。在我走火入魔,上京冒险之前,是这好心的丫头再三阻拦,我为了铭记丫头小妹的一片纯情,将她的名字刺在掌心上。(伸出手掌。)

(图兰朵视之,看不清楚,起又看,仍看不清,向侏儒示意。)

侏 儒:(急忙走到无名氏跟前,翘首踮足视之。)这是什么怪字?

刽子手:(凑上前来看。)我也认不得。

图兰朵:(好奇地)你刺的什么字?她叫什么名?人在哪里?下落如何?

无名氏:唉,这都与公主毫无关系。(放下手臂,作引颈受死状。)刽子手,动刀吧!(刽子手不动。)刽子手,动刀吧!

刽子手:绑了!(二卫士欲绑无名氏。)

图兰朵:慢!(起。)如此废物,竟也有一片兄妹情真,让他亮开掌心,我倒要看看这丫头姓甚名谁。

(无名氏再次伸出手掌,图兰朵被吸引,不觉渐渐走下高台,来到无名氏面前。)

图兰朵:(得意地)这是两个蝌蚪文--柳儿!

无名氏:对,是柳儿。

图兰朵:她叫柳儿吗?

无名氏:对,柳儿把你调下高台了!

图兰朵:(恍然大悟,又惊又怒。)你,你编造谎言,欺骗我。

无名氏:青天为证!柳儿的事句句是真,我是靠真情来感动你,决非欺骗,据此看来,公主你也并非铁石心肠,看我再过下道难关。

(无名氏单手举起巨石。)

侏 儒:(被无名氏的机智胆略所慑服,不觉失态。)嘿,公主,你输了。

图兰朵:(窘迫状)这……

侏 儒:你一动情,就输了啊。

图兰朵:(恼羞成怒)不,我还没输!我还有第三道考题(回身拔剑),看剑!(举剑欲刺,皇帝上。)

皇 帝:住手!

(众人向皇帝行礼。)

皇 帝:今日天色已晚,明日御花园再考第三题。

图兰朵:(嗔怒)父王!

皇 帝:(斥)图兰朵!(向侏儒)内侍臣,把他们都带下去吧!

(图兰朵怒,转身。)

侏 儒:是。(回身,向众人示意。)走!(率众人下。)

皇 帝:(走到图兰朵身后。)女儿,难道你就不想找到你的意中人吗?(图兰朵依旧不理。)依父王之见,适才那人有勇有谋、谈吐不凡,你……

图兰朵:父王,他已经赢了我两道题,让我在众人面前丢尽了脸,就算……

皇 帝:就算什么?

图兰朵:(害羞地)就算要我嫁给他,也要先赢了他再说。

皇 帝:女儿啊,都是父王把你惯坏了。你已经伤了两条性命,这样下去,你该如何收场?(转身欲下。)

图兰朵:父王!

皇 帝:(停,转身。)你如此任性,必会自吞苦果的。(拂袖下。)

第四幕

皇城外……

柳 儿:先生出来这许多日,音讯全无,我一路打听到京城,只恨我一个孤身女子,如何进得了这宫门重地呀!(左顾右盼,忽闻一声雁啼,一只中箭的飞雁坠落柳儿脚边。柳儿拾雁,见箭上之字,念之。)图兰朵之箭,无名氏之箭。

(侏儒出宫寻箭。)

侏 儒:刚才御花园内,公主与无名氏盘马弯弓,比射天上飞禽。只听得雁儿呀的一声,便不见了踪影。皇上派我出来寻箭,我倒要看看究竟雁死谁手!

柳 儿(若有所思状):双箭齐中雁儿腰。莫非我家先生和公主真的有缘?

侏 儒(见柳儿,高声):民女拾得落雁,拿来,有赏!

柳 儿:慢来,请问赏我什么?

侏 儒:多拿几个子儿,赏给你这个小妞儿,还不成吗?

柳 儿:我不叫妞儿,我叫柳儿。

侏 儒:什么什么?你叫柳儿?巧巧巧,柳儿拾雁儿,雁儿引柳儿,碰上我这不大不小的官儿,算你是个幸运儿。来来来,我给你开个后门儿&#0;&#0;走吧!(引柳儿进宫。)

(幕启。皇帝坐高台,二宫娥、四卫士分立两侧。无名氏与公主比剑出,无名氏回马一枪,公主摔倒在地。)

无名氏(收剑作揖):公主,多有得罪。

(无名氏上前欲搀扶图兰朵,图兰朵推开无名氏,宫女上前扶之,行至皇帝座前。)

皇 帝:(向图兰朵)这人着实有勇有谋有骨气,决非等闲之辈。女儿啊,你可要弄清他的来历啊。

(图兰朵应,重整仪容,行至无名氏近前。)

图兰朵:我来问你,你家住哪里?

无名氏:早就说过,四海为家。

图兰朵:谁人后代?

无名氏:百姓后代。

图兰朵:(微怒,急)你究竟姓什么?叫什么?从哪里飞来?

无名氏:哈……这正是一道考题,小民正要反过来考考公主。

图兰朵:考我?

无名氏:只要公主能说出我的真名实姓,来龙去脉,就算公主赢了。

皇 帝:图兰朵,听清没有?如果你说不出他的实姓真名,去脉来龙,可就算是你输了。

侏 儒:公主。(上。见皇帝在,连忙掩口,拉图兰朵至一旁。)

侏 儒:(低语)公主。(回首看看皇帝,复向图兰朵兴奋地说)知情人就在御花园。

图兰朵:谁?

(侏儒踮足向图兰朵耳语。)

图兰朵:啊,她来了!

侏 儒:她自己送上门来,咱们一问便知,这太容易了。

图兰朵:好,你快去问个明白,本公主赢定了!

(侏儒急下。图兰朵胸有成竹,故作为难状。)

无名氏:这道题说来容易,其实很不简单。公主不妨试上一试,玩上一玩。

皇 帝:这回可不准闹着玩,要当众打赌,折箭为誓!拿箭来。

(一宫娥下。)

图兰朵:父王偏心,逼我发誓。万一不是我输是他输呢?

无名氏:我五体投地拜倒在公主的石榴裙下,任凭公主处决。&#0;&#0;(向皇帝)万一不是我输是公主输了呢?

皇 帝:图兰朵输了,按照皇榜办事,你披红挂彩,入赘皇宫,招为驸马。

无名氏(摆手):不!我要她跟我一起云游四海。

皇 帝:什么?你要带她远走高飞?这可不行!

(宫娥捧箭上,至图兰朵身后立。)

图兰朵:父王放心,他赢不了我。(回身取箭。)一言为定,折箭为誓。(欲折。)

皇 帝:且慢!

(图兰朵应声回头看了皇帝一眼,毅然折箭。皇帝欲怒又无奈,长叹一声,走下高台。)

皇 帝(向无名氏):无名氏,你随朕来,朕有些话要问你。

无名氏(深深一揖):遵旨。

(无名氏随皇帝下,侏儒上。)

侏 儒:公主啊&#0;&#0;公主!我万万没有料到,柳儿就是不肯说出那小子的真名实姓,滴水不漏啊。

图兰朵(抓住侏儒):什么?

侏 儒:那柳儿不肯说出无名氏的真名实姓,滴水不漏!

图兰朵(怒,推倒侏儒):刚才是你说送上门来,一问便知!

侏 儒:谁知那丫头守口如瓶,一问三不知啊!

图兰朵:我已经折箭为誓,你叫我如何下台?

侏 儒:盘问不行,那就拷问。

图兰朵:我心里对那柳儿十分敬重,怎么忍心逼供呢?

侏 儒:唉,那就只好遵守诺言,嫁给无名氏,跑江湖去吧。

图兰朵:(无奈)誓言逼我,我逼柳儿!(向侏儒)记住,只准吓唬她。

侏 儒:不动真格。

图兰朵:(同意地)带柳儿。

侏 儒(转身,向台下喊):带柳儿!

(图兰朵走上高台入座。)

刽子手:(外声)走!

(刽子手押柳儿上,刽子手将柳儿推倒在地。)

图兰朵:休得无礼,快快松绑!

(侏儒摆手示意只能虚张声势。)

柳 儿:(倔强地站起)先生对我恩重如山,柳儿我宁愿受尽万般苦,也决不辜负先生的一段情。(羡慕地打量图兰朵。)公主嫂嫂真是貌若天仙,与我家先生真是天生一对,地造一双。

图兰朵(不理会她的称赞,急切地):柳儿,只要你说出你家先生的真名实姓,来龙去脉,我就放你走。

柳 儿:先生三番五次叮嘱我,不可张扬他的姓名来历,柳儿答应过,决不外传。

图兰朵:约法三章,不过是一句话而已。事过境迁,你又何必守口如瓶?

柳 儿:皇家贵族不讲信用,平民百姓可得遵守诺言。

图兰朵:你……(暂压怒气,作和颜悦色状。)柳儿啊,只要你说出真情,我决不亏待你,本公主言出必行,一诺千金。

柳 儿:公主何必小题大做,你要打听我家先生的姓名来历,其实不难,只须请他出来,一问便知。为什么转弯抹角盘问我呢?

刽子手:公主,不动大刑,她是不会招供的。

图兰朵:且慢!(计上心头。)柳儿,你不是想成全你大哥对我的一片真心吗?那就该让我知道他的姓名来历呀!

柳 儿:公主,(微微一笑)这里边云山雾罩,雾罩云山的,柳儿我虽然不知道云雾深处九弯十八拐,但有一点是明白的。

图兰朵:明白什么?

柳 儿:先生的姓名决定成败,我不说他必胜,我如果说了,他必败。

侏 儒(脱口而出):嘿,她都猜中了。

(图兰朵瞪侏儒,侏儒连忙掩口而退。)

图兰朵:柳儿,那就休怪我翻脸无情了,来人啊,大刑伺候!

卫 士:是!(上前一步,亮出兵器。)

柳 儿:先生啊,先生!柳儿进宫来,本意是关心你的吉凶祸福。不料鬼使神差,我竟成为决定你吉凶祸福的一张活口了!

卫 士:招出实情!

刽子手(举刀威胁):还不快招!

侏 儒:你给我招!

柳 儿:(四面环顾,无处可退。瞥见卫士腰间佩剑,决心一定。)先生,你的大恩我只有来生再报了!(愤怒地注视图兰朵,指着自己的胸口)他的姓名在这里。(转身抽出卫士腰中之剑,自刎身亡。图兰朵大惊,奔向柳儿,俯身视之。)

图兰朵:(后悔地)柳儿。

无名氏:(冲上)柳儿!(推开图兰朵,跪倒在柳儿身边。灯暗,舞台中央仅留图兰朵、柳儿、无名氏,余人渐隐。)

无名氏:(悲痛地)柳儿,好妹妹,大哥来了!

柳 儿:(奄奄一息地)先生--;大哥,我、我、我要看看你的掌心……

(无名氏摊开手掌,柳儿看字幸福地一笑。气绝而亡。)

无名氏:小妹--;柳儿--;(悲痛欲绝)

(音乐起。)

旁 白:今夜无人入睡,皇宫震荡!

今夜无人入睡,满城悲伤!

柳儿竟如雁儿样,

误入宫廷坠地亡,

死的快,死的奇,死的悲壮!

催人泪,催人醒,催人思量!

自恨我走火入魔障,

追求牡丹花中王。

有意栽花花不发,

无心插柳柳成行。

千里寻美美何在?

回头望----;

最美的姑娘早在我身旁!

无名氏:天哪!快给我起死回生灵芝草,

地啊!快赐我五鼓鸡鸣返魂汤。

让柳儿重新回到人世上,(深情地注视着柳儿)

我与她青春做伴好还乡……

(图兰朵走上前,欲言又止。虽觉难以启齿,但终于鼓足勇气说出了口。)

图兰朵:最后一道题,你赢了,我输了。

(无名氏不理会图兰朵,抱起柳儿,下。图兰朵看着无名氏远去的背影,欲要叫住无名氏,最终还是放弃了。)

图兰朵:(痛苦地)柳儿呀,你有的,我没有;我有的,他不要!

--全剧终--

日记2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