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冬至
来源:www.mi168.com 时间::2014-10-26 15:53:30
快乐冬至夜

快乐冬至夜

倾听着2008年的脚步声,我们又迎来了一年一度的冬至夜_这美好的一夜,北半球白昼在一年中最短的一天。

傍晚,我和弟弟早早的来到了外婆家,想与他们共同度过这温馨的一夜。外公外婆也正乐呵呵的迎接我们呢!

该吃晚饭了,外婆端来两碗赤豆糯米饭,笑着说:“吃了冬至饭,一天长一线。”我听了,急忙拿起勺子,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心想:我一定要快快长大!弟弟也想早点长大,一边夸饭香,一边埋头“苦干”哩。

吃完饭,我开始听外公讲有关冬至的传说,“相传汉朝时,北方匈奴经常骚扰边疆,百姓不得安宁。当时匈奴部落中有浑氏和屯氏两个首领,十分凶残。百姓对其恨之入骨,于是用肉馅包成角儿,取“浑”与“屯”之音,呼作“馄饨”。恨以食之,并求平息战乱,能过上太平日子。因最初制成馄饨是在冬至这一天,在冬至这天家家户户吃馄饨。还有,在江南水乡,有冬至之夜全家欢聚一堂共吃赤豆糯米饭的习俗。有一位叫共工氏的人,他的儿子不成才,作恶多端,死于冬至这一天,死后变成疫鬼,继续残害百姓。但是,这个疫鬼最怕赤豆,于是,人们就在冬至这一天煮吃赤豆饭。”

“百鬼夜行,午夜12点鬼门开,晚上记得早点回家睡觉哦!”外婆也插了一句,弟弟吓得毛骨悚然,搞得全家哈哈大笑。“骗你的啦!”外婆笑着说。“不过,也应该早点睡,添岁嘛!”在全家的笑声之中,我想起了杜甫的《小至》: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

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管动飞灰。

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

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

第二天醒来,是冬至节,太阳开始回来了,春天也越来越近……

哦,春天

哦,春天!

当嫩绿的新叶爬上了枝头,当清晨的第一道曙光刺破苍穹的那一刻,我知道你信守我们之间的诺约回来了.我流着泪在远方向你招手,春天,我,我在这!

你说你想要去远方,你说你不想被束缚住,所以,我放手让你去追逐自己的理想.在临行前的一天,我哽咽地笑着问你:”你会回来吗?”你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允诺在明年的这个时候,会再回来.清风伴着你的脚步带你远去.我的心刺痛了,”春天,你一定要回来啊!”我在心中呼唤.

在你走后的日子里,我的心情得变化无常.起初,我很躁动,对每个人都是怒视而目;渐渐地,我开始哀伤,心情跌落谷地;最后我再也忍受不了寂寞的吞噬.我无助颓唐,我再也没有理由说服自己了,你离开的时间有多长,你知道吗?我郁郁寡欢,黯然神伤.

在冬至后小雪飘零的傍晚,我收到你的来信.你说你很快乐,因为你每至一处,那里的生命都再次复苏,它们都很感谢你的到来,每个人也都是如此.能够帮助别人是幸福和快乐的.

我羞赧地涨红了脸,我不该那么自私的想把你留在身边,因为你是大家的,还有更多的人需要你的”经过”.

在这样宁静的夜晚,我倚靠在你的胸脯上,一起数星星,看月亮.你向我绘声绘色地描述你的经历:有一次,你一直走了三天三夜,没有水喝,没有食物,你说那里竟是一片沙漠,那里的人们都过着没有春天的日子.你看了后,很是心痛,说打算明年再到那里去,因为你在”山穷水尽”的时候,看到有许多人正在种植生命的植物,它们都需要你的再次经过.我认可地点了点头.

人不能自私的为个人而牵强住新生代的事物的萌发,我们应相信,我们的慷慨会是更多人的幸福.

哦,春天!记得要经过荒芜,穿越沙丘,迈过荒山野岭,留下你的脚步.

悠悠岁月悠悠情(转载)

脚步一直在熙熙攘攘的尘世上来回穿梭,不知道要去的地方会不会有一盏灯为我彻夜燃守,而在我远去的身后又是否还有一张脸在为我扬起思念的表情,如果可以,真的想回首,让时光与之一起停步,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季节的青春不再走,还是当年的音容笑貌,亦如从前,诗意朦胧。那些没有忧愁的岁月哦,连阳光都充满幻想与神奇的年华,不用祷告和祈求,空气里弥漫着荷乐蒙的光泽,分秒都飞扬跋扈,不知春夏与秋冬。只有暗香芳菲的夜色在一旁静静地诠译生命的开始、蓬勃与结束,或许它们在释放一种光泽的美,从绣绒蓓蕾初吐到荆棘丛生的荒原。时间是一柱慢慢转动的探照灯,把所有行者的姿势尽收眼底,包括胆怯的张望与泰然的放荡,时间的光束永远都是面无表情的扫射,扫射。

每一个夜幕垂下后,惆怅便悄然拉开帘帷,几乎是同一时光交错,美丽与忧愁并存,无言中泛起思漪阵阵,霜降过后冬至来临,由落红的壮观到飞雪的静谧,这些生命的图腾交织着怎样错宗复杂的美,又有多少豆蔻繁华的躁热与冰释疼痛中的解脱,我们没有程序可以屏蔽这些痛快的窒息与萧杀的悲凉,唯有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在滚滚红尘中发挥自己的想象,于万紫千红的景色里让思绪连同身躯一起,滋润潮湿,气象万千。任孤独在夜间的诗歌里呼啸腾空,川流不息的句子和碧波万顷的灵感,在肢体的神经末梢肆意燃烧。黄昏是夜的情人,夜是我的至爱,我是诗的知交,诗是生命的乐章。这些心灵之光,夜的蓝宝石,需要一颗慈爱的心去解读,理会另一个国度的美。

经常在夜里醒来,听雨在单调的发音,与我单调的呼息一同起伏叮咛,夜在沉静中有些惶恐不安,凉意袭来,灯火微暗,人却不在阑珊处,于是我的思绪开始在雨中漫步,今夜属于我,今夜的黑暗属于我,还有这个黑夜里的城市,和城市黑夜中的我,这样亲近的感觉,在心底为自己燃起一支烛火,天与地相连,我持一盏明灯在中间,不需求照亮全世界,能点燃自己足够,至少温暖了今夜的心,不禁为之欣然,城市那么喧哗,人生如此奔波,能于尘海俗流处取一静庵,将思维与艺术陶然其中,我应为自己感动。一种心境,无须谁来明了,只有自己的心跳与安然,可以回想,可以怀望,你应明白,我们都是如此平凡,却能深渊自拨,秋风落叶不必悲凉叹息,感觉这个冬天似乎比去年温暖得多。一个人的故事也精彩,沉默中积藏着我独自的语言,但却会有更多的人知道。

其实淡然也是一种魅力,喜欢它欲语还休的优雅,无声的时候是想更多的倾诉,情到深处却不知如何开口,保持沉默吧,这样美会在心底持续更久,明白一种开始便是一种结束,我已累了,不想开始也不愿结束,这样最好,许多两个人的情节,却只有一个人知道,不必喋喋不休地表白或暗示,众多的人追求玫瑰的热烈与张扬,却没有人告诉我如何去喜欢一个宁静的夜晚和一个叫宁静的女子,看静静的茉莉淡淡地香。

就算有人愿意收下我的赞美,却难保我不去挑剔听众,缘,有时候不需要语言来寻求,无声便可让某个时间,地点,人物瞬间改变。承认自己便是这样一个淡出与安然的人,但想为自己辩言,是已成习惯,而不是为吸引而故作姿态,对于一个喜欢淡淡的人,魅力是无奈。

年龄与岁月有关,年轻与数字无关,不管你是否承认,我不愿公开沧桑的绉折,虚荣也是一种追求,因为梦想与梦总在身边,挥之不去,为之自豪,有梦便是明媚,风光总在不断地梦想中,有梦就有明天,我的明天还有梦。路漫漫,雪漫漫,路不会尽,亦如我的梦不会完,就算雪山融化成河川,而我的梦还在,无论是秋的萧瑟,还是冬的冰寒,能美丽的我会尽情让它美丽,能完美的我会极力去完美,错过爱错过情都没有什么紧要,只是别错过自己,还有什么比找到自己更快乐,拥有爱便是拥有了自己,包括爱我的亲人,我的朋友,和我的事业。还有什么比迷失了自己更令人悔恨,庆幸在忙乱中终于找回了自己。

明白前面的路或许很长,或许很短,意外时时有可能发生,喜欢走着坐着看着思考着,一个人独自完成一个系统的运转与操作,始终心底有个身影,在心空的另一处向我走来,在多少个幽静的黑夜和落寞的黄昏,照亮我孤寂的窗口,和孤寂的心灵,为我千万次地躯走生命的黑暗,岁月里,文字与我的白马王子并存,多少灯下拾笔的寂寞,与窗前絮语的恬静,那么心甘情愿地相依,清纯无暇,除了日子只剩下希望,爱情,我唯唯诚诚的等待,它在我临别前夕才匆匆来临。其实一种失去便是一种得到,有与没有并不重要,没有爱情,诗人才会抓紧时间歌唱爱情,正是没有,才会美丽,正是失去,才会希望。我的爱,我怎能将你比作春天和夏天,季节里春夏秋冬年年有,人群中,你却无人能替代,如果这一辈子不能追上你,那么我愿继续为你奔跑不息,许多年前就开始,一个人在等待,等待一个人的出现……

海儿,别哭

故事是漫漫的回忆,回忆是淡淡的忧伤,而你是不我的故事,却是我唯一的回忆。

_记

我宁静的等待,等待那时花开。

静静地走进夕阳的怀抱,沉沉地看若血残阳。夕阳的余辉洇染着天际的晚霞,笼罩着远处的楼阁,勾勒出依稀的轮廓。我站在小山坡上。你说,这是离天空最近的地方,那么,我可以看见你么。我一直相信只要站得够远,就能看的够远。可是,我依然看不见你。海儿,你听见么,我在喊你。在夕阳西沉前的一刹那,云幻成了你依稀的面容,一如你往昔那般的可爱,坚强。我伸出手想抱抱你,你却越走越远,化为茫茫夜雾,小时在无月相依的夜幕之中。我茫然若失,静静地,静静地伫立。

海儿,在你出生的那刹,我就知道上帝是不公平的,至少对你是不公平的。我知道他的离开对你是毁灭性的,可是,你一定要好好的呀,要像我一样坚强。你曾经这样答应过我的,你要记得。

离开你很久了,不知道你有没有想我呢,很肉麻地说,我,很想你。

我这,永远只有没有雪的冬至,甚至,冬至,我依然能看见黯然的月,和萦绕着的几缕缕影若的云,缠绵在亘古的夜空。很奇怪而诡异的,今年这儿的雪下的很大,让我恍然间,好像又回到那个小镇,那个每个冬都会大雪纷飞的小镇,想起和你一起坐在篝火边,看荧荧的蓝色火苗点点的闪耀。

和你隔着一条叫黄河的河,还有一条叫长江的江,其实也不是很远。可是为什么每每想看见你,心里最柔弱的地方好像被软软的捏了一下,慢慢幽幽的痛,轻轻的勾了一道,淡淡浅浅的痕。

小时候,你总是躲在房间,靠在木门上,蹲在地上,抱着肩膀,目光空洞飘飘然,没有焦点的浮着。门外,他们的争吵声音,器皿碎裂的声音,摔门声,她的微微的抽泣声,你都仿佛听不见。只有我知道,那岁月一次一次碾过的伤痕,一遍一遍被撕开,再一点一点被风风干的生疼,你都抬着头微笑,可是低头的瞬间,一切坚强的外壳都被泪浸没,融化。

麻木的微笑,茫然的眼神,佯装的开心,让人心怜。我知道你并不快乐,你没有那么勇敢,而我所能做的,只有借一个肩膀给你。

春末了,坐在萌萌的街边的草地上,面前繁华的世界,仿佛匆匆的,可以随风飘零去。白色的衬衫,黑色的休闲裤,白色的耐克,你最喜欢的简单。抱着膝盖,头埋在环着的双臂里,想着一些很远的事情,想着你靠在我的肩膀上,装着不在乎的样子,问我,我是不是一个不讨人喜欢的孩子。我总是很不忍心看你,其实那些事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却承担着别人的错误。你是一个非常让人喜欢的孩子,真的,只是也很让人心怜,看起来那么坚强开朗,其实比谁都脆弱。我这样告诉你,你很久没说话,我感到肩膀上,有一丝丝很柔的东西擦过,想微微侧过脸去看,你却固执的不让。我知道你哭了,那些眼泪渗过棉衫,炽热的几乎要把我灼伤,又仿佛是隐秘的冰凌,一点一点泄漏了你的伤。你总是把眼泪隐藏,带着微笑的面具,而我在你褪掉面具的时候手足无措。可是我依然希望你不要哭,请把眼泪,留下来,留到我回到你的身边的时候,当我把肩膀借给你的时候,让可以我和你分担你的伤。你答应过我,我不在的时候,你会很坚强的,你一定要记得。

风吹过空荡荡的口袋,吹散旁边依儿的刘海,发绺半掩着脸庞,远处的夕阳映着,逆光飞舞的长发,逆风沉默的影子。我想不到你现在在干什么,想你的时候你的脸庞也越来越模糊,只有一个依稀的轮廓。就像现在夕阳下,晚霞勾勒出我回忆时的身影一样,那么遥远,没有真实感。

我会回去的,这只是我求学的驿站,你所在的小镇,才是我的港湾。

尘封的记忆会旋转,信念不会被搁浅,消失的诺言,在肖邦的夜曲里守候重现。

朦胧的守候,人去花又别,雨落枝头,回首。

愿望的纸飞机

堕落的流星

凋零的花瓣

凝结的霜

逆风飞舞的糖纸

还有你喜欢的死神截图

一点一点浮现,零碎,飘零,凝聚,又幻化成你的微笑……

再过个3年4年的,我就会回去了,我会带着我少时坚持的任性,带着已完成的愿望,回到那个错过的小镇。只是,在那,我依然可以找到你吗?当我站到你面前的时候,你依然会跑过来,依在我的肩头上么。

海儿,别哭。

海儿,等我。

08.春末夏至

雪,融化了

2007年12月13日下午5点,灰蒙蒙的天空中飘洒起了点点钻石般的泪水,盘旋在空气中的尘埃被雨水紧紧地包裹住,与雨水一同栽进了深厚泥土中。转动着的黑色车轮将柳镇的大大小小的街道覆盖的严严实实,行人们撕下了脸上的面具,手上拎着大大小小的包裹,都急切的往家里赶着,希望能喝上第一口冬酿酒。突然平安巷里传来一声犬吠将柳镇的琴弦扯断了。女孩倏地从巷口冒了出来,直冲大街上,眼角还闪着泪光。她使劲地向前奔跑着,手紧紧地篡成一个拳,嘴里还不断地唤着,“妈妈……妈妈……”

顿时,女孩停住了脚步,泪水伴随着微笑展露在女孩的脸上。

“妈妈_”这是女孩发自灵魂的呼唤声。此时马路对过的一位衣衫褴褛的妇女蓦然回首,一时间妇女珍珠般的泪水犹如喷泉涌出,她抬起左脚朝着马路对过的女孩飞奔。

马路中间的一辆汽车忽然咳嗽了一下,“笛_”地上一片树叶慢慢飞起,在空中跳了一段华尔兹,最后又缓缓地落下,同妇女一起安静地躺在了血泊中。

女孩的名字叫春天,春天是上天赐给给雪的宝贝,雪是春天的母亲。

1996年2月1日,这一天是春天的生日,也刚好是立春,一大早,春天就从温暖的被窝中爬了出来,然后又钻进了浴室里。不一会儿,她抱着一桶衣服出来了,踉踉跄跄地向院子走去,最后在天井旁的一只小板凳上坐了下来,一坐就是一个多小时。家里只有两个人,所以衣服也不算多,但对于一个7岁的孩童来说,这已经算多了。

太阳拨开了云朵,春天的歌声唤醒了雪,雪真开眼睛看到窗外院子里晾好了已洗净的衣服,雪嘟起了嘴说:“傻瓜,生日快乐!”接着,雪笑了。到了中午,雪“下班”回来了,并带回来两只热乎乎的包子。母女俩坐在地上,乐呵呵地啃着包子。母亲问春天:“宝贝,你的梦想是什么?”春天毫不犹豫地说“妈妈。我要当歌唱家。”“你真棒!”雪微笑着说。

2005年6月,春天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省重点高中,可是学费金额对于雪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最后春天被迫选择了辍学,当时,春天并不怨恨雪,因为她清楚家里的经济状况。于是她每天坐在门槛上,早晨目送母亲出门“上班”,接着就闭着眼睛,听着昔日的小伙伴们去上学的步伐声,临暗时望着母亲“下班”回家,接着又总是低着头也许是因为怕被伙伴们看见自己的泪水吧。这样尴尬的日子持续了几个星期,再后来小伙伴门放学回来时她就躲进浴室里打开水龙头,让水花飞溅到自己的脸上,嘴里还不断的唱着SHE的“痛快”。两个月以后春天消失了,她再也不会呆呆地坐在门槛上望着雪,等着被昔日的伙伴嘲讽,说“春天的妈妈是捡破烂的。”不过这话的确每错,雪就是靠着每天早出晚归的去捡垃圾,然后“兑换”成钱,就这样一点一点的把春天哺育大的。可是这句话放在春天的耳边则听起来就显得愈发刺耳。

半年后,春天找到了新的朋友,他门整天陪着春天泡吧,包夜上网。而可怜的雪每晚必等到春天回家才能安心睡觉。俗话说,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即使再好的琴,弹久了,琴弦总是会断的。

这一天是午夜的两点,雪尽量睁大自己的眼睛,安静的守侯在院子中,等待着春天回家,半小时侯,门咯咯吱吱地被打开了,春天晃晃悠悠地走进院子,显然是喝了很多酒的。“站住!”雪呵斥道,“你每天都去哪了啊?你知不知道我每天都在等你回家?你知道我每天都在为你担心吗?恩?你!知!道!吗?”雪跪倒在地。在雪脚旁的小草拼命的吮吸着从天而降的“雨水”。春天摇晃着身体笑着说;“等我?哈哈……等我做什么呀?等我回来一起陪你捡破烂吗?”“啪”雪站了起来一记耳光重重的打在了春天的脸上。春天的眼角泛起了泪光但仍然笑着说,“哈……你打我,你居然打我,你有什么资格打我!”春天突然叫喊了起来,尖锐的声音将天空撕成了碎片,“你毁了我,你扼杀了我的梦想!我恨你!为了考好的音乐学院,我放下了一切的一切,努力学习,先考上好的高中,然后在以优异的成绩考进好的音乐学院,然而现在这一切都被你这个女人毁掉了,我恨你,我恨你在我辍学后把我放置不理,恨你没有在我辍学以后把我送进学费低廉的夜校,我恨你,我恨你把我的梦想撕成碎片后扔进大海,我恨你!”春天哭着,跑着。离开了家,而雪瘫到在地上。

自那以后春天就再也没回来过了,任凭雪发疯似的寻找。春天仍旧一直没回来过。直至2007年的冬至那天下午4点钟的时候,春天回到了柳镇,回到了平安巷,不是因为那天是冬至所以要回家,更不是因为那个女人然而仅仅只是因为缺钱。春天把家翻了个底朝天,最终还是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钱。春天熟练地点起了钱,而这叠钱似乎是早已准备好的,并且用了厚厚的纸包裹起来。一会儿的工夫钱已到手,共三十八张一百元整人民币,正当她准备把钱放好并快速离开时,她突然发现包钱的纸中间还夹了一层,于是猎奇的心理驱使她打开来,夹层里一共有三张纸,一张是音乐学院夜校的报名表还有一张是学校收费金额单,最后一张是领养证。

日记2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