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宵
来源:www.mi168.com 时间::2014-08-21 14:40:07
通宵

夜深了,天空漆黑一片,像泼翻了的巨大墨池,浓的化不开。几颗星星从云缝里挤出来,也许是嫌冷吧,眨眨眼又回去了。已是五月了,可还是很冷,风像磨得的锐利的刀子,锋芒刺人。夜幕下相距很远的路灯,投下一束束暗淡的光。

一位老人,在风中步履维艰的来回走着,憔悴的目光呆滞的望着漆黑黑的路口,孱弱的身子颤抖着,粗糙的手来回搓着,老人发了一天的宣传页,很累很累,可回到家,又被女儿告知外甥到现在还没回来,老人一听,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心里七上八下。不顾一天的劳累,要下楼等外甥回来,可外甥到现在还没回来。忽然,灯光下闪来一个身影,老人为之一振奋,顿时来了精神,“外甥,就是外甥!”老人好不容易站了起来,拖着疲惫的身子,步履满跚的向他走去,沙哑着嗓子喊“你可回来了,怎么玩到这么晚啊?”那人走近了,撇了她一眼。不是外甥!老人愣在那里了,充满血丝的眼睛里只有悲愤,只有悲哀,只有担心,只有牵挂……浑浊的泪水缓缓地留下,顺着老人苍老的脸颊流下,那声声呼唤,消失在风的呼啸声中……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十点、十点半、十一点……可外甥还没回来,家里面孩子的父亲在焦灼地踱来踱去,一会儿掏出表看看,一会儿望望窗外,心情沉闷的如梅雨天气,他妈妈急的团团转,眼前飘着一层层愁云,心里像塞了一团乱麻,嘴里不停地说“怎么办呢?怎么办呢?”突然,报警的念头在她的脑海里像沸了的水似的翻腾,可是还不满24小时呢,报警也不行啊……要不?再找找吧。于是,他们开着车到农校,到职专,到以前孩子爱去的地方都找遍了,可就是没有他的身影,父母被凛冽的风吹着,疲劳至极的回到家。他父亲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了。可这个孩子仍玩的痛快,他打着爽快刺激的游戏,不亦乐乎的玩了一个通宵。

一个通宵,这是怎样的一个通宵啊!一个快活的通宵,一个难熬的通宵……河南郑州中牟县青年路小学六年级:蜕变

上通宵

今天是大年三十,是一个十分隆重的日子。在这个充满无限欢乐的夜里,鞭炮声人的喧闹声混在一起,就像在上演的春晚一样热闹。

时间慢慢过去,一眨眼工夫十点多了,这时的我有点犯困,独自爬在桌子上迷了一会。突然,姐姐从房间里走出来,说是要去上通宵。啊!苍天,睡梦中的我犹如被闪电劈了一样,浑身放电,两眼冒火:呵呵,没想到姐姐这么好,居然能和我一块去上网,真让我感到爽!

到了网吧,人还是很多的。十分热闹。自己拿了张通宵卡坐了下来。姐姐在哪我就不知道了。因为我的心全放在了电脑上。挂上了QQ , 咦?一个人也不在线上,真感到郁闷。

于是我开始玩起了卡丁车,不知怎么回事?今天遇到的全是高手,真让我感到伤心,便退了卡丁车,玩上了“天下无双”。说来真怪,我带着宝宝跑到安全区外面,来了个和我穿一样衣服的,装备也一样的,但他没带着宝宝,我很担心自己P不过他,就待了会,哈哈,合击满了,宝宝锁定了目标,我向他冲去,五秒钟时间,一具尸体躺在了我的脚下,啊!胜利了,心里感到爽极了。

就这样,到了凌晨2点、3点、……6点,时间到了,我还十分清醒,找了找姐姐,真悲哀。她睡觉了,是那么香,我都不想去打扰她。但还是要回家的,我叫起了她,姐姐迷迷糊糊的说:“晕啊,再也不来了,抗不住啊。”我偷偷的在那里笑。

好久没感到上通宵的滋味了,原来还是那么爽啊

想哭

一个人

在听歌

漫长的黑夜

似乎没有尽头

耳边

充斥着那伤感的歌_(黄昏)

这是我很小以前就喜欢的一首歌

任它肆流

阻挡不住

内心充满着悲伤

或许因歌而异吧

还是今天已糟糕透了的心情

每每在这种空洞的黑夜里

听着歌,躺着发呆

心里感到无比的空虚

觉得生活真的毫无意义

或者

心中缺少了某种实在的东西吧

早已习惯

在这种寂静的黑夜中徘徊

回忆着过去

那喜那忧那苦那乐

此时缺少了一根烟或一杯酒

好像停了

也许是流干了吧

今天没怎么喝水,没水分

环视一下四周

同学们都睡了

还说晚上要通宵,陪我打CS到天亮

此时无语……

这是第二次通宵了

上次好像是在初中毕业考前几天去的

眼皮有些重了

有点想睡了

写到这……

接近了尾声

一句话

希望自己能过好每一天

希望大家也能过好每一天

网络

网络是工具,可以用它来创造,也可用来娱乐消遣;网络是把双刃剑,好人用来行善,坏人用来作恶,就看主人翁是什么态度.总的来说不能沉迷于网络,因为现实中我们必竞还有很多事要做.

对个人用户而言,上网可以很容易地获得自己需要的信息;可以方便、快捷、廉价地进行通讯联络;可以进行网上购物、网上炒股等;可以在网上结识许多朋友增长见识大开眼界;可以在网上获取许多的免费资料等。

网络有益也有弊,成千上万的学生“网迷”中,不乏“玩网丧志、走火入魔者”。据报到,在校大学生因故退学者60-70%与网络有关。笔者观察,不少网吧为学生提供通宵上网游戏服务,学生一个甚至数个通宵泡在网吧上,其学习兴趣、学习精力可想而知,更有甚者,少数学生因滥交网友而丧失了性命,演绎了不少悲剧。显然,长此以往,这对培养国家建设人才有百害而无一利。

三次熬夜

小时候,伙伴们都说要通宵,但到十一点左右,就被大人们叫回去了。所以我没有熬夜过,直到一次晚上,我怎么也睡不着。就打开电视,一直看到凌晨5点多,我才去睡觉,我终于知道什么叫电视迷。

有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就是在第一次熬夜后的十几天,我又睡不着,想看电视,但视力已经下降到极点。所以看电脑似的念头消失了,哪壶不开提哪壶,我又想出了通宵写作业。于是我开始将星期日和星期六的作业都拿出来,一直写到了凌晨6点多,我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学习的劲头。

隔了不久,我又有第三次熬夜的经历。不过不是学习也不是看电视,而是去网吧里玩个通宵。我们一共三个人,约定10点到网吧会面。我们刚进去,就已经所有的机子都被人占了。我们又到别的网吧,有机子了,刚要上就没电了。我们就到公园是等到有电。到了12点多才有电。我们就到网吧里开始玩,因为没有卡号,只能办临时卡。我们开始玩了,但那时的我还不会上网,玩了一个小时才会上网,一上网我就进了聊天室,发出“你好”,过了几秒,有人也发了“你好”,我们就开始聊了。到了我快下线了,他就把地址告诉我叫我写信给他。我这的写信给他,他打电话给我,说:“他们那里的人都说网络是骗人的,没想到我真的给他写信,他感到很高兴。”我经常写信给他,他也一样。还打电话给我,我总是说:“长途电话很贵,不要经常打,因为我们还不会赚钱。”

以上三次熬夜我都难以忘怀,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我不会再踏进,因为我感到那是陷阱,我不愿在步入陷阱的深渊。

我家两个猫

爸爸喜欢小白猫,自己像个大夜猫,

按住鼠标不肯放,

敲敲点点闹通宵。

不想相见

早上的例餐是班上的生活委员事先订好的,木漆碗里盛着热腾腾的白米饭,一粒粒地都很晶莹饱满,上面放着红色的梅子干,四方的陶碟里则有鹌鹑蛋配白芋,一旁有烤秋刀鱼,因为这里靠海,所以味精汤里配着小蛤蛎。

我一边听着金佑琪正眉飞色舞地讲着昨天晚上听来的鬼故事,一边狼吞虎咽地吃开了;忽然间,我想到一件事情,于是咽下口中的饭之后,我便问金佑琪:“宝儿昨天晚上也和你

们一起在海边的帐篷通宵吗?”

金佑琪侧头想了想说道:“我没看到宝儿,昨天晚上在海边帐篷通宵的女生没有几个,女生胆子都很小嘛~~~!”

我不由地一愣,宝儿昨天晚上没有在帐篷里面通宵吗?!

我又问她:“那你们昨天晚上有看到承原嘻哈帮的金在宇吗?”

旁边有个女生说道:“昨天下午热身表演的时候,我有看到金在宇和宝儿在一起,表演结束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们了。”

我手中的筷子在半空中停住了,心里的疑虑更深了,连忙追问道:“那你们有没有见到嘻哈帮其他的兄弟,比如像安承他们。”

金佑琪和旁边的女生互相看了看,接着都摇头说道:“好像自从热身表演后,他们一个人影都没有看到。”

这就奇怪了,这里并不是什么有名的旅游胜地,我们可去的地方,只有海边的沙滩,以及音乐节的比赛现场,宝儿和嘻哈帮那些兄弟们居然通宵未归,他们到底去哪里呢?虽然宝儿是女生,可嘻哈帮的兄弟都是人高马大的男生,自然不用担心有街头小混混会去找他们麻烦之类的;但是他们的脾气都有点急躁火爆,在外面惹是生非,和外校的学生动起拳脚来却大有可能。

一想到嘻哈帮的兄弟们可能正在外面和外校的学生打架斗殴,我便开始坐立不安了,虽然我不是嘻哈帮的人,但我曾经是嘻哈帮的“家属”啊!!

于是,我再也没有心思吃饭了,我起身匆匆地对金佑琪她们几个女生说道:“如果你们呆会有看到宝儿和金在宇的话,告诉他们,我正在找他们,我会在沙滩上等他们的。”

-_- -_- -_- -_- -_-

我把鞋子脱了,拿在手上沿着海边的碎浪赤脚而行,浪花忽起忽落,扑打着我的脚背和小腿,海风把我的头发吹得乱糟糟的。

我已经找遍了海边的帐篷,连岸边的岩石堆都细细地找了一遍,可是就是找不到宝儿还有嘻哈帮兄弟们的身影。我不禁烦躁了起来,T~T,T~T他们也真是的,通宵未回也不告诉我一声,于是只得安慰自己,该不会是我在找他们的时候,他们也同时在海边找我,所以我们就错过了也不一定呀!!!

我精疲力尽地靠在岸边的一块石头上,太阳早已高挂在空中,直射在我的头上,这个春天以来,我还是第一次感到太阳的热力,我的头开始有些发昏,嘴唇干燥,也许是今天早上起得太早了,我竟然躺在沙滩上睡着了。

正当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感到鼻子一阵麻酥酥的,我困得睁不开眼睛,只是皱了皱眉头,用手揉了揉鼻子,翻过身继续睡;但是那麻酥酥的感觉又来了,先是我的眼皮上,额头上,紧接着又滑了下来,溜进我的脖子。

我猛地睁开眼睛,用手抓住正在我脖子里的东西,原来是一根水草,而水草的那一端,正被朴太希用手捏着。

朴太希说:“大白天的,你怎么躺在这里睡觉?这样很危险的,一个海浪打过来,你有可能会被卷进去。”

刚刚睡着却被他吵醒,于是我有些恼怒地坐起身来:“不要你管!!!”

朴太希低头注视着我,我甚至能感觉到他那灼灼的眼光,他问道:“生气了?”

我一扭头背对着他坐。

他在后面笑道:“依妍,我最爱看你生气时候的样子了,超可爱!”

我无比懊恼地说道:“难道我长着一张让你很想欺负的脸吗?”

海风依旧不停地吹着,半空中偶尔有三两只的海鸥掠过。过了半晌,只听得朴太希轻轻地说道:“依妍,你长得并不漂亮,你的眉毛太粗了,不够秀气,你的鼻子不够挺,你的皮肤不够光滑,可是,你长着一张让人很想捧在手里好好珍惜的脸。”

过年(日记)

今天又通宵了,我发觉自己通宵好象上了瘾,呵呵。

在外婆家过了这个通宵,照旧大人们打麻将,小孩放烟火。虽则大人们美曰其名是放松,但是我觉得根本不是那么一会事。虽然小赌怡情,但是打麻将很容易诱发什么高血压心脏病之类的疾病,不能划等号哦;虽然我平时也会和表弟姐妹一起玩玩,但是纯属小孩的小打小闹,没意义的,他们可不同,刀光剑影,你来我往,心情突兀地紧张,对情绪很不好哦;虽然电视上报纸上有些专家(哪知道他们从哪儿钻出来)说老人打麻将能治疗老人痴呆症,敏捷头脑,但我横看竖看他们平时都是和钱打交道,都比会计还精明,而且个个正值壮年,有老年痴呆症的几率小于0.00……01。给我这么一分析,打麻将好象没啥好,不过确实没啥好,那还打来干啥,不知道,也许是和谢霆峰的原因一样,“因为打所以打”。这么想我无话可说了。真是说啥也不管用。

瞧,我说了这么多没用的废话,怪不得敏常说我是个废人。笑。

算了算了,咱不聊麻将也不聊废话,说回我最感兴趣的烟火。

在大人们很努力地砌四方城的同时,我们很努力地燃放完所有的烟火。很快我就想起来胡锦涛同志的一句话:一个很小的问题乘以十三亿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一个很大的数字除以十三亿就是一个很小的数字。这话真对。那些烟火我们把它们抱回来的时候,累得不堪,谁知道平分的时候每人才两把左右,看来是可以把这个当作胡同志那句话的事实论据了。虽然是夸张了点,但是确实如此啊~~~郁闷,只有这么多。

说实话,烟火真的很好玩哦。我们买的那些其中有一部分是只会响的,“jiu”一声就冲向云霄,然后“bang”的一声就在空中爆炸,让耳膜嗡嗡作响,惊险刺激。但是别的可就不同了,点着引子后我们就赶紧跑开,看着它直升上天,高速旋转,发出绚丽的色彩,像只星火四射的UFO,哇塞,好看哦~~然后就找地方躲,惟恐被鞠躬尽瘁后还带有火星的“遗骸”砸到,好玩哦~~

现在真发觉自己的语言表达能力很不行,所以还是玩好了,不要再说了。每一年都是一样的,吃饭放烟火,但是一年要比一年开心,一年比一年再开心,一年比一年更开心,一年比一年愈开心……(此人已疯,请打110)

网吧铭

机不在好,能按就行。房不在丽,隐蔽着灵。斯是网吧,不去怎行。开机开的快,网速不杂的。眼珠不停转,鼠标响地勤。可以打游戏,充Q币。无父母之唠叨,无复习之劳形。南边有包间,北边有茅房。心里想不通宵杂行。

付出换来的是什么?

有位读者,他天天通宵不为别的,只为等一位作家上线。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必须保持充沛的精力,白天上班,晚上上网,别人都在过着丰富多才采的业余生活时,他却只能在阳光明媚的下午在家睡大觉,别人都在酣酣入睡时,他却专注地守侯、等待在电脑前,等待着她的上线。

她是一个作家,一个美女作家。他看过她的书,被她的文字和文字间流露的情感所征服。他没有见过她,他只和她在QQ里说过一次话,前后不超过三分钟。

他每天都守侯在电脑前。默默的看着她上线。她在凌晨一点准时开始上线,写作。他只是看着他,他已经感到幸福。他想她,一个在凌晨写作的女子,内心是多么的孤独,寂寞,甚至透射出凄凉,冰冷的寒气。他想陪着她,让她感觉到幸福。但他不去打搅她。

一天,她突然不再上线。他无法联系到她。他开始失眠,担忧。

他想知道她还过的好吗?

在一次签售会上,他兴高采烈的拿着她的新书请她签名。他请求与她合影,她却高昂的漠视他的存在。那天,他不知道为什么难受,喝了许多白酒。

他可以为她,天天通宵守侯在电脑的另一端。

而她,只须跟他在一起合一张影,前后不过几秒钟!

文字间流淌的那些情感,都只不过是她骗取读者的做作,而他却为她付出了五年的个人生活。

买票

春节又到,

中华大地,

有钱飞机,

没钱站票。

望长城內外,

大包小包。

大河上下,

民工滔滔。

早起晚睡,

达旦通宵,

欲与票贩试比高。

须钞票。

看人山人海,

一票难保。

车票如此难买,

引无数英雄竟折腰。

昔秦皇汉武,

见此遁逃;

唐宗宋祖,

更是没招!

一代天骄,

成吉思汗,

只好骑马往回蹽。

咋地了?

只因排了队,买不着票

日记2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