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来源:www.mi168.com 时间::2014-05-15 17:49:05
随笔

想写点什么,可总觉得无从写起。不是作家不会谴词造句、不是诗人不懂平仄韵律、没有经历风浪没有大悲大喜、没有辉煌业绩没有人生风雨、怎么写啊?谈何容易!

一根香烟、一瓶啤酒,在烟雾熏陶中、在酒精麻痹下,一篇有见地有新意的好文章就这么出来了:愤世疾俗、对社会现状不满、对所有人不满、抱怨不公平、抱怨生不逢时、看不惯贫穷、看不惯富裕……真不知道怎么就有这么多想法可以发泄,愤青吗?换我,是写不下去的。我觉得生活还不错,还能过下去,社会也没那么差,还是好人多。

一段音乐、一杯咖啡,一些思绪、一丝感动、一许浪漫就出来了,让人肝肠寸断、让人无限哀伤;爱尔兰的音乐、蓝山的咖啡、DISTANCE的香水、下坠的电梯、伤感的地铁,总有那么段她与他相逢而又错过的故事。看得人酸酸的、涩涩的,埋怨爱情为何总不那么完美。小资吗?老那么情调、老那么忧伤,我可不喜欢。就爱平淡的、喜剧的爱情结尾。有情人终成眷属,老而土可让人快乐。

香烟、啤酒、纯音乐、苦咖啡。注定我的文字跟我的思想一样,很幼稚、也不优美。没有有说服力的观点、没有离奇的故事,有的只是一些破碎的想法,往往漂浮不定空洞乏味。总是想到那说到那,到最后也看不到主题。

可没办法,还是在无聊时想写点什么、开心时想写点什么、伤心时想写点什么,如此而已。心血来潮,就冲动想写些什么。这种感觉好久没有了。只是在初中的时候,浪漫的情结比较严重,总爱抒发一下内心的情感。有空的时候写写诗歌或者文章,宣泄内心的空虚或者不满。

最近脾气很暴躁,也许是因为得急性寻麻疹心烦,也许是也许是心里不平衡,也许是长久生活在武汉,城市的喧闹和尘埃已抹刹了曾经的雄心与壮志。每个人为了个人的生计与未来而奔波。就像发动机一样,一旦启动,很难停下来。每天望着一栋栋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那种压抑感愈发强烈。在那里我无法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即使是一点点属于自己的空间。所以,我想旅游。去那些没有高楼大厦,没有争执,没有功利的偏远山村。我想感受那种挚真挚纯的微笑,郁郁葱葱的山林,还有无忧无虑的生活。

也许我更渴望过一种原始的生活,因为一切都会变得更加简单……

随笔

心上,脚印,路口,好人,随笔

随笔

夜无眠,梦无痕,繁星皓月,夜深入梦难。

天无晴,人无泪,缘成落寞,此梦再圆难。

那一瞬间,当车子向我疾驰而来的时候,我竟然无所畏惧。似乎早已预料到这一切……

那一刻,当我躺在医院病床的时候,我开始后悔了。面对你担忧的脸庞,面对你琐碎的话语,看着你眼角那颗晶莹的泪珠、落下来、落下来……

直至我的手心……

我强撑一抹笑颜,却还是掩盖不住你那哭泣的心,还是改变不了我脆弱的情……

你骂我傻,骂我笨,为什么当初不躲开嘛!我只是微微笑笑,因为我知道,爱之神注定着这一切,包括弟弟……

你说我幼稚,说我痴呆,干嘛还傻傻的相信那所谓的童话!我无以言对,因为我了解,童话的结局,总是完美的……所以我渴望、我期盼……

风,吹动了额前的黑发,亲吻着脸颊,也抚摸着那颗年轻却已破碎的心……

突然发生的一切,真的来不及反应。

我只知道,那个樱花下的诺言,真的如漫天的飞雪,飘了、散了、落了、融了……

那个童话般的幻想,也碎了、彻底地……

窗外的世界,似乎并没有发生改变。时间、还是跑地那么潇洒……

她、不会再那么傻了、

好好地、生活下去……

(纯属随笔,突然脑中的情感流露…。。)

随笔

蚂蚁是全世界最多的动物,它的历史和恐龙一样早。人们说蚂蚁勤劳,天天都辛勤的劳作;有人说蚂蚁力气最大,能搬起超过体重几十倍的东西;有人说蚂蚁顽强,在洞穴被堵上之后坚定的将洞穴通开。这些说法我都不否定,它的精神确实值得我们学习,但是也不能否认,蚂蚁不是益虫,是只害虫。

大家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那就是“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意思就是几千里的大堤,倒塌了。原因是因为一窝蚂蚁的坚持不懈啃食大堤造成塌陷。还有,不小心扔在院子里的东西,一会儿就会招来一大堆蚂蚁,我以前还经常被黑压压的一片蚂蚁吓哭了呢。由此可见,蚂蚁不是益虫,因为繁殖量太多了,反而给我们带来不便。

我曾经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个什么什么佛(忘了,以下简称佛)看到一只老鹰在追一只正在飞奔的的兔子,他忙掩护兔子逃跑了。这时老鹰便抱怨说:“我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我逮不着兔子我就要饿死了。”佛竟然从自己身上割下了和兔子体重一样的肉给老鹰吃!

我听后一边赞叹佛的舍己为人,一边觉得佛太善良了,没准老鹰是骗他的呢?况且老鹰既然有力气去追第一只兔子,就有力气去追第二只,有句话是“从绝望中逢生”,是啊,只有在最渴的时候才知道水的甘甜,只有最黑的时候才知道太阳的宝贵。在绝望中往往能创造奇迹,因为为了生存就会不顾一切。老鹰一定在饥饿中会有更敏捷的眼光,更快的速度,逮到更多的兔子。你说我说的对吗?

PS:本文为心情随笔,是看到蚂蚁想到的。嘻嘻,大家支持啊。

随笔

随笔

铅灰色的天空

出门的时候,我习惯性的抬手看了下表。这时才察觉表已被收进柜子。天空表现出淡淡的铅灰色,似在告诉我,离约定的时间还早。

公路上,一辆宣传车开过,王菲的声音在那不大不小的音响中格外刺耳,似乎在宣泄,为下一秒的爆发做准备:“我的天空为何挂满湿的泪/我的天空为何总灰着脸/漂流在世界的另一边/任寂寞侵犯一遍一遍/……”变质的音调无奈的渐行渐远,去寻找失望中的希望。我有意无意的看着过往的人,看着他们冷漠的表情,想在其中证明自己是否被同化,扯起僵硬的嘴唇,说,我还会笑,铅灰色的天空非过一群乌鸦,告诉我,我在自欺欺人。

手表

拉开抽屉,看到里面静静躺着的那支被我遗忘的手表,时针,分针死死的定在那里,我突然觉得外面的玻璃隔断了一切。这让我想起lvy。lvy很白痴,在我们的认知中,天才和白痴在属性上本没什么差别。那时后,我们喜欢坐在草地上看小说,而他不然。lvy曾说过,如果可以选择,他只想当个普通的人,做自己想做的事,我明白他的家庭,一个悲剧,沉默……

他说可以保护我,甚至不惜付出他的生命,我掉头,说,你可以去撞死了。

我一直觉得上帝是个吝啬的家伙,没有多给我一些天赋,让我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但我却忘了上帝有双灵敏的耳朵,偶尔的一句玩笑,会万劫不复。我终于明白,现实并不像童话故事那么美好,lvy在我生命中停留得很短暂,就像流星一样轻轻闪过,立即粉碎。

我站在白得发疯的医院,白色的墙壁想我露出狰狞的脸,那条床单紧紧裹住lvy扭曲的身体,只露出他诡异的笑脸。我伸出颤抖的手使劲摇lvy,泪流满面。

那天晚上,手表就这样无声无息的停了,作为最好的,历史见证者。

后来的后来,我忘了,只记得有个叫lvy的男孩,代替我去了一个叫天堂的地方,那个不分时间,空间和一切一切,却的人看不到,摸不着的美丽地方。

梦寐

我发现我手上捧着个红通通的东西,有点温热,扑通,扑通。我猛然意识带那是什么,缩手……落地……刹那……停止跳动。我觉得身体有部分空空的,为什么?我自嘲的笑笑。

安然说,我铁石心肠。

纤纤说,我像蚌,外坚内柔。

我告诉他们,他们都错了,我没有心,我的心呢?我自嘲的笑笑。其实这个世上有两种人:怕自己伤害别人,所以这种人不会得到幸福;怕受到伤害,所以紧紧缩在自己的壳里。我属于后者。所以我要冷漠,我应该冷漠,我变得冷漠。冷漠地看着那些挣扎在死亡边缘的空灵,看着那些徘徊在高贵也世俗之间的人类。我摸着胸口,想自己会不会痛得死掉。这样也好。身体回答我,不会,只是死去活来。

我曾幻想这只是一场梦,梦醒之后一切都不在。我用“现实有现实的空间/梦想并不容易实现/醒来时才突然发现/自己一直生活在幸福的旁边/”来安慰自己。但不够重量的称盘,称杆只会往下坠。于是我重新去增加它的重量,尽管在其中摔倒了,碰伤了,哭泣了,擦掉眼泪,我又长大了。也许,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会找到那颗离家出走的心,那时,阳光依旧灿烂,春风依旧温和。

我的笑容,散落天涯

随笔

随笔

寒瑟秋风檠百州,

花落花残花为梦。

高山平川皆无色,

残花败蕾何处留,

爱在青川意随风,

落叶凄怨付水流。

回首已是前世缘,

分化枭烟留百川。意思;瑟瑟秋风吹过大江南北,花都凋落了,遥看大地竟无一丝喜庆之色。那些残花该留置何处,爱意已随着风消失了,了断前世的凄怨,让他付滚滚江水流去。回头时,那些缘分已是前世留下的。如果可以,愿意化作枭烟留置百川,至少还能看世间景色。

日记200字